第1612章 詭秘之邀

作者:雷帝嘎嘎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我的絕色美女房客、逍遙兵王、神藏、權路風云、都市之最強狂兵、中華武將召喚系統、修仙高手混花都、極品美女愛上我

一秒記住【筆下文學 www.szfudida.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1612章 詭秘之邀

    “依我看,應該是東方神子贏了,你們難道沒瞧見?武揚臉色蒼白,嘴角淌血,這在之前,可是不曾出現過的事情!

    “我也這么覺得,不過要說那武揚,也端的是一個人物,雖然敗了,可赤手撼半仙器,最后還能保持住肉身的完整,普天之下,能夠做到這一點之人,我看一只手都數的過來……”

    許多人在仔細觀察之下,都發出了類似的判斷。

    遠處,云柔的心情更是緊張到極點。

    和其他人一樣,她之前也只顧著帶秋心雨逃命了,并不知道兩人硬碰硬之下,誰占了更多便宜,可是從兩人此刻的表現來看,她卻是更加傾向于東方鴻飛贏了。

    現在唯一不明白的就是,武揚到底敗到了什么程度,是否還有一戰之力?

    或者說,他現在的模樣,完全是憑著一口氣硬撐下來的?

    而就在這時,沉默中的兩人,終于開口了。

    最先說話的是武揚。

    “托大了!”

    武揚嘴角下揚,神情似帶著三分苦澀,“要早知道,一口半仙器可以給你帶來如此大的戰力增幅,我剛剛,就不該只是以徒手硬接了……”

    武揚是真的后悔了。

    他自以為神體無敵,加上對于裂域拳的自信,明明有軒轅飛劍,甚至有絕世劍胎放著,卻不去使用。

    卻是沒想到,融入了一尊輪回劍尊道則的半仙器神劍,殺傷力遠遠比他想象中還要來得更強更可怕。

    時至現在,他不單體內氣血翻滾不休,一直無法平復下來,更受了一些不輕不重的內傷。

    就在這時,對面的東方鴻飛,也徐徐仰起頭來,一臉復雜的看向武揚。

    若是仔細去看會發現,他此刻的目光,非常黯淡,就如同死人的眼睛一樣,已經看不見半點生氣了。

    “想不到,我東方鴻飛英明一世,今日竟然會栽在一蠻夷螻蟻之手!

    東方鴻飛充滿自嘲的笑了笑,很快又凝聲問道:“能否告訴我,你剛剛那一招拳技神通,叫什么名字?”

    “裂域!”

    “裂域?撕裂領域?界域?天域?好霸氣的名字,想來,創立出這門神通之人,一定是一個非常了不得的絕世大能吧?”

    “不,這門神通,是當年我學自一個元嬰天君的傳承玉簡……”

    “元嬰天君?你說?創立出這門神通之人,竟然只是一個元嬰螻蟻?哈……哈哈……哈哈哈……”

    東方鴻飛神情一滯,突然張嘴狂笑。

    “元嬰天君?

    呵呵!

    想不到啊,我東方鴻飛自負天才,到最后,竟然敗給了一個不起眼的元嬰螻蟻,蒼天,你何其不公?

    為何要如此殘忍的對我?

    我東方鴻飛不服,我不服啊……”

    陣陣癲狂中帶著無盡不甘、不忿的笑聲中,只聽“嘭”的一聲悶響。

    在天上地下無數人驚駭莫名的眼神注視下,前一刻還好端端的東方鴻飛,竟然直接當空爆開,炸成一團猩紅的血霧,染紅長天,飄灑而下漫天血雨。

    “呃這……”

    人群見此一幕,無不目瞪口呆,僵立當場,直感覺透體生寒,連呼吸,心跳,似都要徹底停滯下來。

    那一刻,整個世界一片死寂!

    死了,大羅劍派首席劍子,赫赫威名的玄真榜天驕東方鴻飛死了。

    在動用了保命底牌,祭出一柄半仙器長劍,劈出一道毀天滅地的驚世劍芒之后,竟然被人一只拳頭,給生生打爆了。

    這一幕,盡管活生生的發生在眼前,可無數人依舊感覺到一陣夢幻,短時間之內,根本就無法接受看見的現實。

    有許多人,甚至懷疑這是不是幻覺?

    是武揚布下的障眼法?

    大名鼎鼎的玄真榜天驕東方鴻飛,真的死了嗎?

    會不會和之前一樣,只是一種假死的表相?

    不久后,他又會再次生龍活虎的跳出來?

    可惜沒有意外。

    眾人左等右等,瘋狂的放出神念掃視,瘋狂的瞪大眼睛去觀察,去尋找,但最后,依舊尋不到東方鴻飛復活的半點痕跡。

    自此,天上地下無數人,這才算是真正接受了東方鴻飛被武揚一拳打爆,神魂俱滅的現實。

    “要變天了,我有種預感,咱們九煜星修行道,怕是要徹底變天了……”

    在回過神來之后,諸多神子天女,全都心生感慨。

    東方鴻飛可不是普通人。

    尤其是他背后的大羅劍派,更是整個玄真天排名前幾十的龐然大物。

    毫不客氣的說,便是之前所有隕落的神子天女加起來,也抵不過東方鴻飛的一根手指頭重要。

    現在他就這樣在眾目睽睽之下隕落于武揚之手,殺人者雖然只是武揚一人,可異日等大羅劍派追究起來,他們今日這些在場者,怕是一個都脫不了干系。

    “走,必須盡快,馬上離開此地!”

    許多神子天女,想到這些問題之后,再也顧不得繼續逗留了,紛紛發動身形,瞬間消失而去。

    有那心頭急切之人,更直接動用起了一張張破空符,只希望能夠盡早一息的趕回宗門,盡早把今日發生在這里的情況報給宗門知曉。

    “心雨,你哥哥這次怕是……怕是真的闖大禍了……”

    云柔回過頭來,深深看了秋心雨一眼,臉色復雜。

    她并沒有繼續說出讓秋心雨趕緊帶著武揚離開這種話。

    或者是之前,僅僅是祁幻勇種梵等人背后的不朽道統報復,武揚如果走得及時,還有可能逃出生天。

    不過現在,面對即將到來的大羅劍派焚天怒火,繼續讓武揚逃走,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或者說,得罪了大羅劍派,這天上地下,就沒人能夠救得了武揚的性命。

    即便是號稱九煜星第一強者的覆雨劍姬無冥親自出手,一樣改變不了武揚死定了的結局。

    “武揚見過云柔仙子!”

    就在云柔思緒紛飛時,武揚卻是已經來到了了她的身旁,朝她鄭重抱拳拱手,“云柔仙子,這次你能夠幫忙護住心雨,我算是欠你一個人情,異日如果仙子有什么困難的話,可直接找我,我一定不會推辭!

    “你……”

    云柔怔怔的看著武揚,老半晌,才嘆息著搖頭道:“不必了,我救心雨,也不是為了你,而是我真的很喜歡這個丫頭,你倒是用不著來感激我!

    她心頭非常無語,你都是一個將死之人了,還能夠繼續活多久都不知道,現在說什么報答不報答的,那不是笑話嗎?

    武揚淡淡一笑。

    他自然看得出云柔的想法,卻也不會過多分辯什么。

    自己今天殺的人不少,幾乎每個人,背后都擁有龐大的靠山,尤其是東方鴻飛背后的大羅劍派,想來勢力更是不小,云柔認為他有今天沒明天,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過武揚既然做了,就不會后悔,更不會懼怕任何人的報復。

    “武道友,如果沒什么其他事情的話,那我們就此別過吧……”

    云柔似乎不太想和武揚過多糾纏,淡淡的看了武揚一眼后,很快就提出了離開的話。

    她把秋心雨重新送回到武揚面前,轉身就朝遠處而去。

    剛飛出不遠,終忍不住回過頭來,一臉復雜的看著武揚道:“雖然現在說這些話可能有些遲了,不過我還是想勸勸你,如果可以的話,還是帶著心雨盡快離開吧,無論如何,心雨是無辜的……”

    “多謝仙子的好意!”

    武揚點了點頭,不等云柔開口,突然搶著道:“仙子,我對貴宗一直仰慕已久,不知仙子能不能帶我去銀月圣宮,拜會一下丹皇前輩?”

    “?你說什么?你想去拜會我師尊?”

    云柔一下愣住了,這武揚,是不是有些太不識趣了?

    她就算再欣賞武揚,又怎么可能在這個時候帶他回宗門?那不是直接把銀月圣宮往絕路上帶嗎?

    只是,還沒等她說出拒絕的話,忽又神情一變,進而仰頭,朝武揚的背后望去,一臉驚奇的喚道:“舒長老,成長老,你們怎么來了?”

    距離武揚數百丈的虛空之中,不知何時,突然多出兩名氣度雍容的女子。

    這兩名女子,氣息都非常宏大,一身道韻純粹而渾厚,豁然是兩尊實力達到乘鼎境的巨頭級人物。

    而且還不是乘鼎初期,武揚只是微微掃了一眼,就準確的判斷出,這二人,本源道就算沒有走到九千丈以上,最少也有六七千丈,乃是兩尊強大的乘鼎境后期強者。

    “此地發生了如此了不得的大事情,我們身為龍乾仙陸的東道主,怎么可能不過來看看?”

    兩女中,一穿著青衣,被云柔喚作舒長老的女子,一步跨到武揚面前,隨意朝云柔點了一下頭之后,便徑直望向武揚道:“武公子,剛剛聽你說想去鄙宗拜會,那實在是太好不過了,實不相瞞,我們這次前來,正是奉了宮主之名,特來邀請公子過去一敘……”

    “?”

    聽到舒長老的話之后,武揚還沒有反應,倒是云柔,忍不住又是一聲驚咦出口。

    武揚輕笑,朝兩女深深的看了一眼,眼神變得有些意味深長,“怎敢勞煩兩位前輩親自過來相邀?既如此,那小子就卻之不恭了!

    見武揚答應得爽快,舒長老和成長老似乎也暗暗松了一口氣,隨即雙雙走上前來,有意無意的把武揚和秋心雨夾在中間,笑呵呵道:“云柔,還愣著干什么?沒聽到武公子要去宗門做客嗎?趕緊的,前面領路……”

    “哦……好!

    云柔到現在還是有些回不過味來,卻是一步落到眾人之前,朝武揚和秋心雨做了個邀請的手勢。

    “武道友,心雨,跟我走吧,我這就帶你們去宗門!

    嘴里說話的同時,云柔直接拋出了一艘飛船法寶到空中,不過她的心中,是真的揣滿了疑惑。

    她實在搞不懂,宗門兩位身份尊貴的乘鼎境長老,為何要親自過來邀請武揚。

    “難道她們不知道,武揚現在完全是一塊燙手山芋嗎?”

    云柔心頭囈語,眸光閃爍,臉色一變再變。

    “還有,我怎么感覺,兩位長老有些來者不善呢?

    特別是她們站立的方位,隱隱擋住了武揚的一切退路,就仿佛,生怕武揚會拒絕去宗門一樣?

    這一切,到底又是為什么?”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鸿胜国际鸿胜国际 共和县| 苏尼特右旗| 五河县| 叙永县| 沅陵县| 方城县| 日土县| 丹江口市| 秦安县| 鄄城县| 琼结县| 重庆市| 揭西县| 张家川| 砚山县| 繁峙县| 民勤县| 普兰店市| 扎兰屯市| 乐东| 黑水县| 塘沽区| 措美县| 建水县| 丹江口市| 闽侯县| 象山县| 钟山县| 尚义县| 清镇市| 田阳县| 台前县| 太和县| 彭州市| 门源| 南漳县| 甘孜| 岗巴县| 临朐县| 龙游县| 内江市| 西青区| 高邮市| 夏邑县| 牟定县| 沙坪坝区| 东乌| 大邑县| 宁明县| 德庆县| 龙山县| 绍兴县| 栾城县| 鄱阳县| 台州市| 碌曲县| 正安县| 栖霞市| 广汉市| 永丰县| 岳阳市| 卓资县| 广平县| 金阳县| 南陵县| 宁乡县| 泰兴市| 封开县| 阳新县| 宁河县| 莲花县| 长沙县| 江津市| 天峨县| 洛阳市| 兴国县| 惠东县| 察雅县| 奉新县| 双城市| 鞍山市| 屏南县| 韩城市| 遵义市| 林州市| 师宗县| 江阴市| 西昌市| 富源县| 浑源县| 建平县| 瑞丽市| 静乐县| 茂名市| 庄浪县| 丹寨县| 色达县| 弥勒县| 诸暨市| 诸城市| 彰化市| 资中县| 肥城市| 页游| 曲沃县| 独山县| 石嘴山市| 宁化县| 宜兴市| 佛学| 灵武市| 大悟县| 芦溪县| 沙田区| 靖宇县| 蒙城县| 阿荣旗| 南部县| 河源市| 新龙县| 大港区| 阿城市| 淳化县| 太康县| 昆山市| 泊头市| 东安县| 民权县| 繁峙县| 台北市| 安溪县| 拉萨市| 北宁市| 九龙城区| 道孚县| 恭城| 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