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0章 大雜燴番外15 全文完

作者:檀檀欒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我的絕色美女房客逍遙兵王神藏權路風云都市之最強狂兵中華武將召喚系統修仙高手混花都極品美女愛上我

一秒記住【筆下文學 www.szfudida.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說溫總很愛羅小姐就算羅小姐沒了現在的花容月貌也不會拋棄你,怎么,我說錯了嗎?”傅九思淡笑反問。

    “你……”羅榆清一張臉一陣紅一陣白,好不精彩。

    正在這時,握著傅九思手腕的溫無相忽然從人群中一喝,“站住。”

    話落的同時傅九思看到身后跟著的助理石斛忽然疾步上前抓住了一個面色驚慌想偷偷離開的男人,“你跑什么?”

    “我、我沒有……”話沒說完,一個什么東西從男人的衣裳下掉了出來。

    溫無相眸光微瞇,對著石斛說道,“拿過來。”

    只見男人的腳邊躺著一版類似感康的藥?有一個小孔是開的,里面好像有什么白色的東西……

    傅九思還來不及看清楚,東西已經到了溫無相的手中。

    “你的?”問的是那個男人。

    那男人哆哆嗦嗦,“不、不是,這是剛才別人塞給我的……”

    溫無相眸光微瞇,“不是你的你慌什么?”

    “我,我尿急。”

    也幾乎是男人話落的瞬間,傅九思手腕一痛,同時耳邊響起溫無相帶著絲許危險的詢問,“我怎么不知道你這里除了酒還賣藥?”

    不知是不是傅九思的錯覺,最后一個“藥”字,好像帶了抹別樣的諷刺。

    “溫總該不會以為這感冒藥有什么問題吧?”傅九思忍痛,面上燦笑嫵媚,“再說溫總不知道的多了去了。”

    說著她忽然湊近了幾分,吐氣如蘭間紅唇幾乎擦過他的,“需不需要我等會告訴……”

    話沒說完,傅九思被男人毫不留情的推向一旁,要不是一一及時扶住她,她現在已經在地上了,但還是免不了的崴了腳。

    “思思姐,你沒事吧?”

    “無礙。”傅九思沒事人的站直身子,“溫總還要報警嗎?不需要的話,我這邊還要繼續營業。”

    羅榆清早就在一旁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見狀忙帶著哭腔道,“無相,我的手好像又開始流血了。”

    溫無相撇了一眼羅榆清手上的紗布,對傅九思道,“報警就不用了,不過榆清既然在你這里受了委屈,傅小姐自然是要負責,具體看醫生檢查結果。”

    說完,他收起手里的感康走到羅榆清跟前,“還能走嗎?”

    羅榆清含淚點頭,溫無相拉著她朝酒吧外面走去,而在轉身之際羅榆清還回頭狠狠的瞪了一眼傅九思。

    *

    花了半個多小時收拾殘局和給客人賠禮道歉,傅九思才拖著痛的快受不了的腳上了二樓。

    剛關上辦公室的門,她臉上的笑容頃刻消失,只余下疲憊中的面無表情。

    快速走到辦公桌上拿起電話撥通了保安室,“立刻把五點到現在的監控錄像全部給我拿過來。”

    “可是……老板,剛才石助理過來把監控錄像拿走了。”

    傅九思一驚,“那備份呢?”

    “備份也拿走了。”

    “以后沒有我的允許誰也不給。”

    傅九思說完掛斷電話,臉色有點難看的坐在辦公桌后,一雙漂亮的眸子里滿是疑惑和思索。

    她剛才竟然沒有注意石斛悄悄離開了,而且剛才的那個男人也不見了,是被帶走了嗎?

    石斛肯定是受了溫無相的指使,可是溫無相要監控干嘛?

    難道是想要找出是誰欺負了他的女朋友然后博紅顏一笑。

    還是說……

    忽然想到了什么傅九思眸光一凜,這時一旁傳來敲門聲。

    “進來。”

    “思思姐,這是剛才那個羅小姐讓門口的小王帶給你的。”

    一一拿著一個號碼遞給傅九思,順帶還補了一句,“她還說有事你找她就行,既然分手了就不要再去找溫總。”

    傅九思接過紙條,看著上面的號碼,笑,“分手?”

    她跟溫無相分手了嗎?

    正想著,一旁的手機傳來“叮”的一聲。

    是短信,備注是溫無相。

    “羅榆清的事情是怎么發生的,具體給我說說。”

    傅九思一邊問一邊點開了短信的內容——

    “榆清鬧脾氣了,說什么也哄不好,趁剛開業還沒進入軌道把酒吧關了。”

    在一起三年的時間,傅九思很熟悉他說話的語氣。

    所以,這句話里的不容任何質疑的命令她一下子就聽出來了。

    傅九思一邊聽著一一的回顧一邊面無表情的打字,“以溫總的身份還需要哄嗎?”

    依稀記得,以前的他們之間是不存在“哄”這個字的。

    因為他老人家不開心了消失個幾天半個月再突然出現對于她來說就像她每一兩個月不定時來的大姨媽一樣,習以為常了。

    她也不會有脾氣或者去找他,耍個小性子啊一兩天不理人什么的。

    而對于這些,溫無相的態度好像就是……應該的。

    或許兩人之間就是互利互用吧,誰也不需要去哄。

    只不過傅九思沒想到這么一個怕麻煩的男人竟然找了一個嬌嬌病的公主。

    互利互用到頭了就干脆利落的分,沒啥好糾纏的。

    可是,她的目的還……

    “等等,你剛才說什么?”傅九思忽然抬頭看著一一問。

    “等等,你剛才說什么?”傅九思忽然抬頭看著一一問。

    “……我說在開店之前有一個喝醉的男人在我們這里借過洗手間,前后的時間差不多五分鐘吧。”

    “男人,長什么樣?”

    他們情何限的附近沒有其他的酒吧和娛樂場所,這個時間,怎么會有喝醉的人過來借洗手間?

    “長的很不起眼,戴著一副眼鏡,看樣子是失戀買醉。”一一說著忽然問,“思思姐,你真的懷疑我們酒吧有……那種東西?”

    “也不能確定真的沒有。”

    來這地方的人本來就雜,要是沒出事之前她可以保證確實沒有,可現在出了事,雖然羅榆清的確是來找麻煩的,可不保真遇到了被人塞藥。

    手機再次“叮”的一聲響:“你知道我說過的話從來都不是玩笑,酒吧關了,一家的利潤足夠你花銷。”

    傅九思勾唇,單手打字,“看樣子溫總可真喜歡你那小女朋友啊,我倒有一個辦法,溫總如果犧牲一下色相,保管立馬把羅小姐給哄好了。”

    發送完傅九思又補了一條:

    “還有我這個人一向最愛錢了,一家怎么夠?對了,你之前送我的那些首飾我忘記拿了,找個你和你小女朋友不在的時間我去拿回來,也值不少錢呢。”

    傅九思再次發送完直接開了靜音扔一旁。

    *

    與此同時,一輛黑色的賓利上。

    “無相,我好像不怎么疼了,就是頭有點暈,你說是不是失血過多啊?”羅榆清說著虛弱的靠在溫無相的身上,“這里好像離碧泉閣挺近的,要不我們去那里吧?”

    溫無相轉頭看她,“確定不痛了?”

    “就有一點點,我休息下就好了。”羅榆清說著湊的更近了,“你上一天班也很累,我還把你找來,我是不是很不懂事啊?”

    男人深邃的眼底濃黑如墨,“現在很懂事。”

    淡淡的五個字,意思卻讓人琢磨不透。

    羅榆清聞言面露欣喜,還想說什么的時候,一旁的手機響了一聲。

    溫無相撇了一眼,正好看到一條短信在屏幕上滾過。

    男人的眸光微瞇,看著眼前面色蒼白卻不失貌美的女人,她的目的他很清楚。

    車廂內安靜了兩秒后溫無相忽然抬手把她緊緊的扣進懷里,低啞的嗓音魅惑之極,“想去碧泉閣?”

    羅榆清嬌滴滴的“嗯”了一聲。

    說著,大膽的靠的更近了。

    她都跟眼前的男人一個多月了,可是這期間他們都只是吃飯吃飯還是吃飯,其他的沒有半點進展。

    而這還是他第一次主動抱她,而且還能有機會去碧泉閣,她能不高興嗎?

    要知道碧泉閣那個地方至今為止只有傅九思被帶去過,現在兩人好不容易分了手,她當然也不想被人說比那個女人差。

    “無相,如果你今天不方便的話也可以……”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鸿胜国际鸿胜国际 且末县| 准格尔旗| 汉寿县| 阿拉尔市| 托里县| 英山县| 西充县| 基隆市| 红桥区| 南京市| 钦州市| 遵义市| 太保市| 石林| 洞口县| 阜新市| 忻城县| 华宁县| 绩溪县| 江陵县| 军事| 本溪市| 平湖市| 濮阳县| 铜鼓县| 醴陵市| 廊坊市| 黄浦区| 隆回县| 蓬溪县| 眉山市| 琼结县| 凤台县| 霍林郭勒市| 德保县| 阳江市| 宜兰市| 麟游县| 隆林| 会理县| 乌拉特后旗| 秀山| 白朗县| 秦安县| 晋江市| 西峡县| 昆明市| 沙坪坝区| 平陆县| 乌兰察布市| 三原县| 沽源县| 武平县| 搜索| 湘乡市| 务川| 腾冲县| 益阳市| 铁岭市| 长白| 云和县| 宁海县| 阿合奇县| 宿松县| 张家界市| 边坝县| 鸡西市| 建水县| 瓦房店市| 囊谦县| 普格县| 东城区| 遂川县| 常州市| 浦城县| 水富县| 泉州市| 葫芦岛市| 偏关县| 无锡市| 化州市| 林州市| 苗栗市| 郎溪县| 板桥市| 绍兴市| 咸宁市| 同仁县| 抚州市| 龙州县| 思南县| 荥阳市| 双江| 鄂托克前旗| 顺昌县| 江阴市| 文安县| 徐闻县| 盐亭县| 灯塔市| 汕头市| 海阳市| 焦作市| 麻栗坡县| 政和县| 宁阳县| 金溪县| 万年县| 六盘水市| 五原县| 平舆县| 灵武市| 桦甸市| 西盟| 克山县| 新和县| 台南市| 鄂州市| 饶阳县| 剑河县| 青冈县| 亚东县| 祁阳县| 米林县| 巴里| 华容县| 宜君县| 辽阳县| 漠河县| 罗定市| 吉安市| 双柏县| 读书| 龙泉市| 班玛县| 达州市| 梅州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