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 靠山是誰 番159

作者:十一宮主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我的絕色美女房客逍遙兵王神藏權路風云都市之最強狂兵中華武將召喚系統修仙高手混花都極品美女愛上我

一秒記住【筆下文學 www.szfudida.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鳳二爺?

    云淺妝雙眸溜轉一圈,瞬間接收到一道強烈的目光,這目光所在之處與她是同一層樓。

    不等她尋找目光來源,樓下的老鴇子徐半娘呵呵笑道,“請鳳二爺移步到樓下,準備接收美人入懷!”

    這二樓的格局,除了云淺妝所在的地方是寬闊的走廊以外,她床榻的前方和后方都有內陷的茶間,只用紗簾隔著。

    鳳遇景的確在注視著云淺妝,這個從浣衣局逃跑出來的浣衣女。

    他之所以關注她是因為這個浣衣女是凌霄帶進去的,而他剛剛得到消息,云淺妝,是那批逃跑的貴女中唯一被抓回來的一個。

    緩緩站起來,鳳遇景走下木板樓梯,到了一樓,在云淺妝所在的床榻垂直對著的下方,停住腳步。

    “放!”徐半娘喊了一聲。

    此時身子依舊疲憊的云淺妝突然感到左側的床板突然高起來,接著下一刻,她整個人隨著床板的翹起,被翻滾出去!

    “呀——”穿了一身絲質紅衣的她從二樓的床榻上掉下來!

    遠遠看去,向一塊飛揚的火焰,灼傷了某人的眼睛。

    在聽到周圍響起一片掌聲地時候,云淺妝發現自己沒有意料中的摔在地上,而是被一個男人抱著。

    她眨著疑惑的眼神看著這位穿赤丹色衣服的男子,“你是誰?”

    鳳遇景溫暖一笑,“你可以叫……”

    他本來想接著說“本王二爺”,但顧忌到四周很多人不認識他,他便省略了自稱,只道:“叫二爺。”

    讓她無端端叫一個男人“爺”,云淺妝表示很抗拒啊,最終她沒有叫出口,臉上露出一個僵硬的笑容:“呵,麻煩放我下來,謝謝。”

    對于云淺妝這話,鳳遇景覺得很新奇,他還沒答應放她下來,她已經先說謝謝了。

    鳳遇景沒有答話,也沒有放她下來,只抿著一個淺淺的笑容,抱著她往樓梯上走去。

    “好了好了,美人已花落二爺懷抱,但我們煙雨樓還有許多好姑娘,各位官爺……”后面徐半娘的話已經淹沒在吵雜的大廳中。

    云淺妝微蹙著眉頭,看著已經將她抱上二樓的男子,他面容溫潤,怎么看也不像是要找處女開苞的人,“其實我覺得你是個君子。”

    “呵,何以見得?”

    鳳遇景心情不錯,臉上的淺笑又深了一些,但是仍然沒有放她下來,將她抱入廂房,放在了軟軟的榻上。

    云淺妝心里有點慌,雖然她身體沒什么力氣,不過還是盡力坐起來。

    表面上裝著泰然,“君子才會風度翩翩,君子才會尊重人,我覺得你就是這樣的人,所以,你能不能讓我去解手一下。”

    她想,是人都喜歡聽好話,出了這個房間就好說。

    鳳遇景站在她面前,好奇地盯著她,“如果本王不呢?”

    本王?

    他是王爺?云淺妝從瞪大眼眸到蹙緊眉頭不過一瞬間,“王爺,求放過啊!”

    “本王一千兩把你買下來,怎么放?”

    鳳遇景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目光只眨了一下又回到云淺妝多變的臉上,這個貴女,姿色中上,為何鳳閻呈要讓她去浣衣局洗衣服?

    “一千兩當我欠你的,只要錢能解決的問題就不是問題。”雖然她現在沒有錢。

    “哈哈!”

    “你該明白,本王買的可是你的處子身。”

    真直接!

    云淺妝想了想,“王爺,其實處子身,隨便哪個女人都一樣,你該找個你喜歡的、她也喜歡你的人才好,據說這樣你們做的時候感覺會更好!”

    “哈哈!”鳳遇景笑得更大聲。

    “……”云淺妝無語,她很認真地在給他建議好不好?

    他總是笑是什么意思?

    “本王喜歡你。”

    “可我不喜歡你。”云淺妝立刻道。

    她的快速反應讓鳳遇景不高興了,“為何?”

    “王爺,我不相信一見鐘情,人還是相處過才知道對方是不是自己的菜。”

    鳳遇景給她的感覺不是蠻不講理的樣子,云淺妝還是說了實話。

    “到了這種地方,你覺得你有得選?”鳳遇景收起了臉上的笑意,被女人拒絕,他表示很沒面子。

    “那你喜歡鳳閻呈嗎?”鳳遇景問出口后,突然也不明白為什么會在云淺妝面前說起鳳閻呈,或許是自己總喜歡和他對比吧。

    只見云淺妝一臉疑惑,“鳳閻呈是誰?”

    “呵!”鳳遇景又笑了,不得不說,云淺妝的回答愉悅了他,雖然他不知道她的話是真是假。

    “他是一個總是讓本王嫉妒的人,本王與他出身一樣,但是,他的待遇比本王好。”

    如果此刻上官芫華和慕容恭勛在的話,定然會提醒鳳遇景慎言,他這話要是到了鳳閻呈的耳里可不得了。

    只是鳳遇景對著云淺妝,似乎沒了戒備。

    “啊?這么說他也是個王爺咯,其實人比人氣死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好,喜歡你的人會看得到,沒必要自尋煩惱。”

    云淺妝想得單純,鳳遇景不認同,厲聲道了句:“如果他搶了屬于本王的一切呢?”

    “二爺,整個后院走水了,快點離開!”突然門外傳來下人的大喊。

    “著火,太好了!”云淺妝想她可以趁機逃。

    “跟本王走!”鳳遇景拉過她的手往外面跑去。

    到了廂房外面,看到一大群人不停地往外跑去,云淺妝掙脫鳳遇景的手,“王爺,后會無期。”

    咳!不管怎樣,云淺妝不想混進這古代的權貴圈,以后還是不要再見的好。

    鳳遇景手中一空,在他轉身時,云淺妝的身影就不見了。

    他以為她是跑掉了,可事實上,云淺妝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離開這地方的,就是一陣風來了,然后她就被擄走了!

    悲催的人生啊!

    一直處于眩暈中,擄走她的人速度太快!

    等云淺妝感覺自己落地的時候,她的身體傳來一陣巨痛,她被狠狠甩到了地上!

    肉身碰石頭,云淺妝心里有火,不看人就喊:“你又是誰?”

    云淺妝很生氣,怎么總是有人劫持她?

    “鳳閻呈。”

    “鳳……鳳閻呈?”云淺妝突然回神,鳳閻呈?而且這聲音,好熟悉。

    瞬間抬眸去看,呃!皇帝!  看他一眼后,云淺妝連忙低下頭,這皇帝就是鳳閻呈,鳳閻呈就是奪她初吻的皇帝!

    并且他就是那個叫二爺的王爺所嫉妒的人,這么說來,他們是兄弟。

    真是怕什么來什么,權貴圈,可不可以不要讓她踏進去?

    云淺妝蹲坐在地上,悄悄瞄了瞄四周的環境,這是呈祥殿的前園,鳳閻呈將她從煙雨樓擄回了皇宮!

    “來人,紅衣換白衣!”

    鳳閻呈瞥了云淺妝一眼后就轉過身背著她,她身上那身紅色的衣裳礙了他的眼!

    他的聲音凌厲,云淺妝聽得心驚,此時已有嬤嬤將她扶了起來。

    她還有點蒙,就被兩個嬤嬤拉到屋里去,強行換掉身上絲質的紅衣裳,換了一身質樸的白色及腳踝的裙裝。

    然后拉扯著云淺妝,將她重新帶到鳳閻呈面前才松開了她。

    云淺妝有點慍氣,蹙著眉頭問:“你們這是做什么?”

    她問著兩個嬤嬤,其實也是在問鳳閻呈,她看著他高大而清冷的背影,只聽到他帶狠勁的三個字:“和衣,杖二十!”

    “什么?”云淺妝驚呼。

    “和衣”她不懂,但是“杖二十”應該是打板子二十下!

    兩個男侍衛立刻搬來了長板凳,兩個女侍衛將云淺妝的雙臂反扣在背后,接著把她整個人按在了板凳上面!

    靠!這女侍衛力道這么大,她的心口一下子壓在了板凳上,疼!

    眉心蹙緊,云淺妝想罵人,可是她現在沒有任何底氣,而且她跟鳳閻呈這個皇帝也不熟。

    這么逃走一次就要打板子,要是再頂嘴,會不會要了她命?

    她暫時還不想死!

    “打!”

    鳳閻呈下令,云淺妝一緊張,脫口而出,“等一下!”

    執著杖條的年輕公公手停在半空中,看向鳳閻呈,但鳳閻呈沒有出聲,云淺妝趕緊開口,“我逃不了,能不能不要抓著我的手?”

    云淺妝從小就非常怕疼,她是怕自己痛到咬舌自盡,為了生存,她可以咬自己的手。

    “準!”鳳閻呈同意了!

    兩個女侍衛松開云淺妝的手臂,云淺妝讓自己的臉擱在手臂上,等會受不了就咬手臂,嗯,就這樣,一定熬得過去的。

    這么想著,云淺妝閉上眼睛,裝著視死如歸的樣子,其實她心里是怕的。

    鳳閻呈輕揮了一下手,年輕公公手中的杖條嚯地一聲落在云淺妝的臀上——

    “啊!”忍不住痛呼,她就知道自己肯定受不住!

    執杖條的公公并沒有因為云淺妝的喊聲而停下,因為鳳閻呈沒有出聲。

    第一板,云淺妝領會到了這板子的狠勁。

    第二板,云淺妝咬緊牙關,握緊拳頭。

    第三板,疼得她眼眶蓄滿水霧。

    第四板,她咬住自己的手臂、雙眸中淚水滑落。

    第五板,咬著手臂的她禁不住發出細細的哭聲。

    第六板,她白色的衣袖,咬住的地方,被血染紅——

    ……

    臀上火辣辣的痛,一陣勝過一陣,手臂也被自己咬出血!

    云淺妝不由得想起她之前在現代的生活多幸福啊,雖然在福利院長大,但一直都是快樂長大的,福利院的院長和朋友都對她很好,沒有人打她,也不用擔心性命不保。

    從小就跟院長學迷宮的她,大學一畢業就順利殺進國際迷宮大賽的總決賽,若無意外,不管在國際迷宮大賽的成績如何,她的未來都是可預見的一片光明。

    可誰想得到,她會死,會來到這個地方?

    而且現在還命懸一線,不到十板子,云淺妝覺得自己真的受不住了,她牙齒松開自己的手臂,放肆地哭著,“嗚……”

    身上痛,心里委屈難受,她哭得很悲傷……

    站在一旁的兩個女侍衛,此時也微微蹙起了眉頭,云淺妝一身白衣裙,很明顯看得到她臀部的衣物已經被血染紅!

    “啊!嗚——”云淺妝就這樣,雙手抓著長板凳,不斷線的眼淚伴著她的哭聲而落下。

    過了十板子之后,云淺妝的哭聲越來越小,也有點斷斷續續。

    一直背對著她,一動不動地站在杏樹下的鳳閻呈,微微垂下鳳眸,他在想云淺妝是不是又咬住了自己的手臂,否則聲音為何變小?

    逐漸地,他只聽到杖條打在她身上的聲音,劍眉不經意地蹙攏,他轉過身看。

    不看還好,一看鳳眸瞳仁驟縮,云淺妝已經暈過去了!

    “暈了為何不報!”鳳閻呈凌厲地問執杖條的年輕公公。

    年輕公公手中杖條停在半空中,啞口無言,只能暗暗想著:皇上,你人在這里,小的以為你知道的。

    鳳閻呈只質問了一句就走到云淺妝面前,她的臉上已經沒有血色,只有未干的淚痕。

    “你這是打了幾杖?”

    收到鳳閻呈再次責備,年輕公公頓時一個緊張,立即下跪,戰戰兢兢道:“皇上,共十五杖!”

    “去叫太醫!”

    “是,皇上!”年輕公公連忙爬起來。

    “慢著,叫個女醫!”

    落下這一句,鳳閻呈將云淺妝抱起來,走進了他呈祥殿的寢宮。

    “是,皇上!”年輕公公頓時松了一口氣,立即跑去太醫院找女醫。

    鳳閻呈的寢宮很大,里面有不少宮女和小公公在門口站崗,見他抱著個女子進來,主動將門推開,“恭迎皇上!”

    越過他們,到了他的睡榻,鳳閻呈將云淺妝放下,讓她趴在被褥上面,她臀上一片紅,看得他鳳眸緊縮。

    這么不耐打,他剛剛是不是應該交代人下手輕一點?

    臉上竟然一點兒血色也沒有,而且她也不求饒?

    唉——

    在心里小小嘆了一口氣之后,鳳閻呈才想到,他為何要抱她來自己的寢宮?

    “皇上,秦女醫來了!”門外的小公公在匯報。

    鳳閻呈在珠簾外等候,讓秦女醫替云淺妝看傷,云淺妝傷勢不輕,秦女醫要了兩個宮女打下手。

    半個時辰之后,秦女醫才處理好云淺妝的傷。

    “如何?”鳳閻呈重新走進來,直接問秦女醫。

    這秦女醫在太醫院多年,如今也有三十多歲了,說起話來也有點苦口婆心,“皇上,這姑娘傷得不輕啊!”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鸿胜国际鸿胜国际 彭州市| 巴马| 探索| 芜湖县| 巴林左旗| 铁力市| 石狮市| 安阳市| 鄱阳县| 兰考县| 蒙城县| 新巴尔虎左旗| 富民县| 罗甸县| 通江县| 绵竹市| 康定县| 瑞昌市| 治县。| 延长县| 玛沁县| 福建省| 玉环县| 岳阳市| 淮安市| 准格尔旗| 含山县| 城固县| 文水县| 疏附县| 鹰潭市| 焦作市| 安岳县| 亳州市| 西贡区| 巩留县| 宜宾市| 贵溪市| 汾西县| 舞钢市| 宝鸡市| 克山县| 合阳县| 湟源县| 理塘县| 阳东县| 安达市| 洞头县| 玉龙| 曲阜市| 土默特左旗| 勃利县| 石家庄市| 胶州市| 和平县| 石阡县| 天全县| 交口县| 岳阳县| 阿克| 吉木乃县| 宁乡县| 嘉定区| 洞头县| 宣恩县| 彭泽县| 西和县| 永平县| 汕头市| 分宜县| 科技| 星子县| 江油市| 来安县| 靖远县| 三明市| 绍兴县| 孟州市| 全州县| 杭州市| 永定县| 海口市| 元江| 桓仁| 凤冈县| 油尖旺区| 呼伦贝尔市| 原平市| 汾阳市| 泰安市| 府谷县| 都昌县| 宕昌县| 平阴县| 鸡泽县| 仪陇县| 宁晋县| 长汀县| 务川| 鄂温| 苍梧县| 吉木萨尔县| 凌源市| 彰化市| 盐亭县| 石台县| 霍林郭勒市| 黄龙县| 靖安县| 文山县| 大洼县| 麻城市| 奉化市| 灌南县| 桓仁| 平安县| 河池市| 新沂市| 马龙县| 隆尧县| 海兴县| 灵丘县| 修水县| 章丘市| 安陆市| 阿拉尔市| 马尔康县| 三江| 股票| 兴业县| 新乡县| 清水河县| 当雄县| 青河县| 麻栗坡县| 云梦县| 邢台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