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百六十四章 韓濤出手

作者:打眼 返回目錄 加入書簽 投票推薦

推薦閱讀:天下第九一念永恒仙宮人皇紀紀元之主三寸人間凡人修仙傳神途

一秒記住【筆下文學 www.szfudida.com.cn】,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當初穆無天火燒珍藥坊,差點就要了葉瞳的性命,但葉瞳卻并不恨穆無天,心中反而對穆無天隱隱有些感激。

    如若不是穆無天放的那把火,恐怕葉瞳現在也沒辦法融合體內的神魂,只能寄宿在這具身體之內,而遲早會壓制不住體內的毒素,到時連葉瞳的魂魄怕是都要跟著煙消云散。

    “師弟,接下來怕是要變得有趣多了。”秋墨嘴角噙著笑意,一臉興奮的看著擂臺上的蒼梧,在法藍宗她可沒有機會這樣觀看世俗招親。

    “嗯。”葉瞳點了點頭,道:“先天八重境界強者出手,恐怕先天七重以下境界的修煉者,都失去了參加比武的信心,如若再有人上場,便是高手與高手的對決。”

    “當然,在師姐面前,筑基后期以下的修者都是低手,低手。”忽然想到了秋墨的修為,葉瞳不由苦笑了一聲說道。

    “你覺得,今日會有先天九重境界的強者出手嗎?”秋墨聞言笑了起來,特別在強者這個詞上加重了語氣,確實,在筑基期修者面前,先天境界的修為,那只是螻蟻一般的存在。

    “師姐,就別拿我開玩笑了。”想到自己也是先天九重的修為,葉瞳不由搖頭苦笑。

    秋墨啞然失笑,正準備開口說話的時候,便看到另外一道身影出現在擂臺上,這是一位穿著黑色戰袍,背著寬厚長劍的青年,他的模樣很帥氣,還擁有著一雙藍色眼眸,隨著他的出場,不少女人的眼神都紛紛亮了起來。

    擂臺上,戰斗開始,蒼梧的實力很強,但對手也不弱,兩人到最后幾乎打成了平手,雖然蒼梧技高一籌,但他也為此身受重傷,在那位帥氣青年敗走的時刻,蒼梧只能無奈的放棄了繼續比斗。

    在蒼梧敗走之后,又有數十位先天境界的高手登上擂臺,而后面登上擂臺的,修為境界幾乎沒有人再低于先天六重,很顯然東魁部落的女婿對先天修煉者還是很有吸引力的。。

    距離擂臺不遠處的一棟閣樓上,東魁部落首領東魁宇文臉上掛著笑意,正和幾位東魁部落的長老評價著擂臺上一位位青年才俊的表現。

    “父親!”身穿紅色長袍,頭戴金枝鳳冠的東魁水月,出現在幾人身后。

    “水月,我們給你舉辦的比武招親,你可還滿意?”東魁宇文轉過身,打量了東魁水月幾眼,滿意的點點頭。

    “當然滿意,但父親也別忘了您答應我的事情,最后的勝利者,如若敗在我的手里,那我就不用再嫁給別人。”東魁水月淡淡說道。

    “當然不會忘記,但眼前這種局面,恐怕今日你比嫁不可了。”東魁宇文哈哈一笑,權當女兒是在說玩笑話。

    “父親何出此言?”東魁水月揚眉問道。

    “已經有先天八重境界的高手出手,相信很快就會有先天九重境界的高手登臺,而你只是先天八重境界,你覺得能戰敗先天九重境界的高手嗎?”

    “如若先天九重境界的高手,已經在擂臺上身受重傷呢?”東魁水月語氣十分平靜。

    東魁宇文神色一愣,臉上的笑意如潮水般退去。

    是啊,如若真發生這種情況,恐怕自己籌劃的嫁女計劃,就要以失敗而告終了。

    擂臺上,隨著實力越來越強的高手登臺,比斗愈發的激烈,隨著一位青年被打出擂臺,勝利者,那位先天八重境界的高手,也已經是遍體鱗傷。

    “還有誰?”

    勝出者的面目有些猙獰,眼底的殺意更是毫不掩飾,此刻擂臺賽已然是打出了真火,眾人下手也不在留情。

    “散修韓濤,愿與你一戰。”群人中,又有一道身影騰空而起,沖上擂臺之后,直視對面青年說道。

    “來吧!”那位青年持劍看著韓濤,眼中射出殺意。

    “散修韓濤?”

    擂臺不遠處的葉瞳,眼中爆射出一道寒光,他之前尋找韓濤,卻始終不見他的身影,現在看來,他推測的沒錯,韓濤此番來到這里,果然是為了比武招親來的,不過,他明明是法藍宗弟子,竟然隱藏身份,看來他所圖的不僅僅是東魁水月。

    “師弟,這家伙很卑鄙。”秋墨給葉瞳傳音道。

    “他明明是法藍宗弟子,卻隱瞞身份參加這次的比武招親,恐怕就是為了東魁部落的財富吧?你說,要是我現在出面,揭穿他的身份,他還能不能繼續參加比武?”秋墨開口說道。

    “他當然能繼續下去了,而且法藍宗弟子的身份,甚至還會引起東魁部落首領的重視,也會令其他修煉者們忌憚。”葉瞳搖了搖頭,看了眼擂臺上的韓濤說道。

    “那不是反倒幫了他?”秋墨一愣說道。

    葉瞳點了點頭。

    “要不,咱們等他輸掉比斗,身上受傷的時候,直接過去干掉他?”秋墨惱怒道。

    “眾目睽睽之下殺了他,消息會以極快的速度傳遞回宗門,到時候咱們殘殺同門師兄弟的事情,會引起宗門高度重視,甚至有可能會令咱們受到嚴厲的懲罰。”葉瞳不會干這種傷敵一千自傷八百的事情。

    “那怎么辦?如若他真成了東魁部落的女婿,咱們再想殺他就更難了。”秋墨皺了下眉頭說道。

    “先讓他蹦跶,等會我便親自登上擂臺。”葉瞳冷笑了一聲,他在這個世界仇人不多,而韓濤卻是葉瞳必殺的一個。

    “你要登臺與他比斗?”秋墨聞言愣了一下,葉瞳上去后是可以擊殺韓濤,但萬一后面無人再敢登臺挑戰,那該怎么辦,難道,葉瞳真要留下來娶那東魁水月為妻?

    “沒錯,正大光明的擊敗他,擊殺他,不過,在此之前,我需要你幫我辦件事。”葉瞳眼中滿是殺意,他觀韓濤此人鷹視狼顧,是奸雄之姿,今日要是不能斬殺,說不定會給自己留下禍患。

    “何事?”秋墨不解的看向葉瞳。

    “你去找昌明,問他愿不愿意做這東魁部落的女婿,如若他愿意的話,等會我擊殺韓濤,就讓昌明登臺,我故意輸給他。”

    “你覺得可能嗎?昌明的實力不強,就算你故意輸給他,恐怕也會讓很多人對他進行挑戰。”秋墨哭笑不得的說道。

    “挑戰就挑戰啊!就算是輸了,也沒什么損失。”葉瞳表現出無所謂的模樣說道。

    “也對啊,這招婿原本就沒昌明什么事。”秋墨沉思片刻,愈發覺得葉瞳這個辦法不錯,因此跟葉瞳打了聲招呼,她便從樹上跳下,去找昌明。

    擂臺上,韓濤心里很是得意,眼前這個對手已經受傷,所以他爆發起來,壓制的對方連反擊都做不到。

    “滾吧!”韓濤不愿意拖延時間,盡管他猜測后面登臺的人不會有很多了,但為了防止意外,他還是決定速戰速決。

    “噗……”

    對面那位青年的一條手臂,被韓濤斬掉,在對方遭受重創的時刻,他手中的長劍化作層層疊疊的劍浪,朝著青年席卷而去,如若此刻青年不愿意退去,恐怕就會死在韓濤手里。

    “我認輸。”那青年面對死亡的威脅,最終還是做了妥協,跳下擂臺后,心里對韓濤如此狠辣而產生了恨意。

    “刀劍無眼,咱們還都是先天八重境界,如若不全力以赴,我沒辦法戰勝你,所以斬掉你一條手臂,還望你不要見怪,速速用斷續膏,重新把手臂接上吧!”韓濤虛偽的對著青年抱了抱拳,并且撿起那條斷臂丟給對方說道。

    那青年沒想到韓濤竟然會說出這么一番話,遲疑片刻后,還是對著韓濤點了點頭,然后拿著斷臂迅速離開。

    “還有人愿意與我一戰嗎?”韓濤看向其他人,傲然說道。

    一道魁梧的身影,出現在擂臺之上,對方胡子拉碴,面貌粗狂,神似“大叔”的青年。

    “怎么稱呼?”韓濤瞇起雙眼,詢問道。

    “我是烏托卡,今日將戰勝你的人。”大胡子青年冷笑道。

    “今日的規矩,想必你也清楚,任何參與比武的修煉者,年紀不能超過三十歲,而你……”韓濤搖頭說道。

    “我年紀還未到三十,符合參加比武的要求,別廢話,你戰是不戰?”大胡子最反感別人議論他的年紀和樣貌,隨著長刀被他拔出,憤怒喝道。

    韓濤遲疑了一下,眼睛看向擂臺邊緣東魁部落的一位老者。

    “你來自哪里?年紀多大?”那老者打量了烏托卡幾眼,開口問道。

    “我今年二十一歲,就是模樣顯得老成了一點,還有,我來自紫陽城烏家。”烏托卡沉聲喝道。

    紫陽城烏家?在場的人聞言都是一愣,那可是一個很厲害的家族,不過,烏托卡這模樣,真的是二十一歲?長得是否太著急了些?

    “既然你符合要求,那就動手吧!”老者猶豫了一下,點頭說道。

    烏托卡沒有說話,直接朝著韓濤撲去,他也是先天八重境界的高手,而且力量很強,兩人剛剛交手,韓濤就吃了力量方面的暗虧。

    “斷劍!”韓濤依舊決定速戰速決,直接施展一品戰技,爆發出強大的攻擊力。

    四周圍觀的數萬人,紛紛流露出驚訝神色,其中不少人更是辨認出韓濤施展的戰技來源,議論聲漸起:

    “斷劍,法藍宗的一品戰技,這家伙怎么會法藍宗的戰技?難道他之前說謊,其實是法藍宗弟子?”

    “沒錯,斷劍戰技是法藍宗絕不外傳的戰技,除了法藍宗弟子可以修煉之外,其他人根本就沒資格學習。”

    “法藍宗距離這里很遠,怎么會有他們宗門弟子出現?而且,堂堂法藍宗弟子,竟然參加比武招親,這家伙腦子沒壞掉吧?還是他考慮著最終獲勝,不但能夠抱得美人歸,還能得到東魁部落的大筆財富?”

    “烏家雖然也不錯,但根本沒辦法與法藍宗相提并論,這還真是欺負人嘛!”

    “……”

    韓濤沒有理會周圍的議論,也沒有因為身份暴露而產生絲毫的惱怒情緒,因為他動用斷劍戰技的時刻,就已經做好準備,要把真實身份透露出去,這樣的話,就能夠起到震懾作用,成為最終獲勝的幸運兒。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鸿胜国际鸿胜国际 乌拉特后旗| 大英县| 社旗县| 南靖县| 仪陇县| 铜梁县| 库车县| 泊头市| 凯里市| 交口县| 泰和县| 南岸区| 梅州市| 金乡县| 江陵县| 如皋市| 赞皇县| 阿拉善左旗| 高雄县| 崇仁县| 周至县| 留坝县| 客服| 泰兴市| 教育| 辽源市| 茌平县| 韶山市| 自治县| 阳泉市| 稻城县| 昌邑市| 衡阳市| 西畴县| 文登市| 鹤山市| 永城市| 伊春市| 阿城市| 土默特右旗| 兖州市| 炉霍县| 富民县| 黄梅县| 临湘市| 瓦房店市| 阳春市| 衡水市| 秀山| 孝义市| 松滋市| 中卫市| 沙湾县| 凤阳县| 汤阴县| 嵩明县| 海淀区| 栾城县| 临高县| 南华县| 韩城市| 凌源市| 双牌县| 沙雅县| 桃源县| 邻水| 桃源县| 额尔古纳市| 桐柏县| 绥化市| 聂拉木县| 乌苏市| 寿阳县| 海城市| 临清市| 惠来县| 景洪市| 星座| 靖边县| 鹤壁市| 云南省| 余江县| 千阳县| 千阳县| 呼图壁县| 鹤岗市| 花莲县| 富锦市| 车险| 错那县| 敦煌市| 壤塘县| 黄石市| 齐齐哈尔市| 当雄县| 共和县| 游戏| 杂多县| 海林市| 宜宾县| 神农架林区| 元江| 玛曲县| 昌江| 皋兰县| 日喀则市| 辽源市| 榆社县| 昭通市| 商都县| 汉阴县| 温泉县| 德江县| 屏东县| 建德市| 瑞昌市| 周口市| 百色市| 眉山市| 石首市| 林西县| 崇礼县| 甘孜县| 壤塘县| 吴堡县| 钟祥市| 鹿泉市| 通江县| 镇坪县| 姜堰市| 准格尔旗| 闸北区| 隆回县| 平阴县| 宽城| 长春市| 芜湖市|